【虫绿/授权翻译】Blind/盲(上)

  Blind/盲 by phrazes


  译 E.T. 


  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3096701


  摘要:蜘蛛侠救了Harry几次,他们逐渐了解彼此。即使蜘蛛侠不会透露自己的任何真实身份信息,Harry还是爱上了他。这是件好事——这是他第一次表现出对除Peter Parker外的其他人的兴趣。

 




  在睁开眼前,Harry就感觉到了那种宿醉未醒的头疼感。


  好在昨夜的酒醉并没影响他安全回家,他还躺在自己的床上,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。他还记得一些残留在脑内的片段:跟几个不那么无聊的合作伙伴喝酒,然后在他们离开后独自在酒吧待了一会(他们有家人需要照顾)。然后喝了满肚子的威士忌。


  Harry飞快地侧侧身,不料扭到了脖子。尖锐的痛感从他脑后浮起。他叹口气,像往日一样,没有一个人跳出来关心他。


  意外的是有面团的气味飘进房间,很可能是煎饼。想到食物就让他一阵想吐,但什么也没发生,因为好奇心占领了他的心,他想知道谁在厨房里。


  Peter。只能是Peter。


  几乎没有人来过他家。不是说他的熟人不想来,而是他鲜少邀请。少数走得近的朋友仅知道他乱七八糟的玄关壁橱和不成样子的冰箱,还有挂在墙上的照片(连家庭合照都没有,更别说他父亲的,全是类似的海滨风景画)。几乎没有其他人有权知道他生活的细节。


  但Peter很早就得到了许可,且永不过期。作为儿时的朋友,Peter被授权接近。但基本上总是Harry去他在福里斯特希尔斯的家里。


  Harry用毯子盖住下巴,闭上眼睛。想继续睡会消除那种恐怖的宿醉感,但他没法控制自己想象。Peter可能正在炉边焦急地徘徊,祈祷他不会烤糊东西。或者应该会更放松一点,边看课本边不时检查。


  事实上,他在那里就能让Harry感觉很快乐。总是这样。不只是因为他住的房子太空旷——只是因为他是Peter。


  Harry试图再次入睡,但思绪总是试图拼凑前日的碎片。他想起来了更多的事情——他记得Heather,Oscorp的一个保安,坐在他对面,大概是在酒吧大门那。他记得那里空荡荡没几个人。


  他还记得俯瞰街道,看着一辆汽车驶过街区然后右转。他不知道具体在哪,但他记得橙色——橙色的灯。


  过了一会儿,Harry意识到他睡不着了。他口渴得厉害,很想喝水。他爬下床走进浴室,精力还够洗脸,喝半杯水,刷牙,做完这一系列事情让他感觉好了一些,能够应付持续的谈话。


  他还没有走到客厅,Peter响亮的声音就从厨房传了过来。“早上好,Harry!”


  Harry发现他的第二个设想是正确的——Peter坐在桌边,正拿着铅笔在几张纸上涂画着数学公式和函数图像。炉下一盘煎饼躺在柜台上,他的烹饪课看起来卓有成效。


  “很幸运,冰箱里的材料还够做馅饼,不过没有太多牛奶了,“Peter说,“就一些。”


  “谢谢,呃……也许过会再说。”Harry很清楚他的肚子在咕咕叫。


  “我想也是,”Peter微笑着,“所以……你感觉还好吗?”


  “不是特别好,”Harry如实回答,然后为自己的不负责任轻声笑了。“昨天晚上我经历了什么?”


  Peter挑挑眉,“啊,别提了,你能安全回家都得感谢蜘蛛侠。“


  “听起来不错。”Harry说,如果他没感觉如此糟糕他可能会笑得更开心一些。


  “我没有在开玩笑,蜘蛛侠把你带回的Oscorp。保安说的。她没必要撒谎。”


  “不可能。”


  “真是她告诉我的。”


  Harry半信半疑。他试图回想。某刻他站在栏杆边……也许是逃生梯?


  “发生了什么?”


  “我不知道。反正保安也不知道。”


  “她叫Heather。”


  “好吧,Heather。然后她告诉我蜘蛛侠把你带到Oscorp门口,然后敲了敲门,”Peter继续道,“你喝醉了——他一定是看见你在做什么危险的事,决定把你带回家。接着Heather在你通讯簿里找到我,打了个电话叫我过来。——凌晨,真是美好的一天的开始啊,我说?我以为肯定是你让她打电话给我的。所以我就赶紧过来防止你被自己的呕吐物噎死。”


  Harry站在厨房中间交叉双臂,“我不知道我应该感觉尴尬还是惊喜。“


  “也许都有点?”


  “可能吧,”Harry在Peter对面坐下,“我醉得不轻,昏昏沉沉。”


  “那发生了什么?你还记得吗?”


  在Peter说完之后,Harry继续在他的记忆里努力挖掘着暗示,Oscorp的入口……


  “我……我还记得我躺在地上,觉得灯好亮,然后……有人把我拖到了某个地方。”


  “可能是我。我把你拉进了电梯,所以你早上起来才会毫发无损躺在家里。还有吗?”


  Harry的心回到了消防梯和大街上。继续挖掘细节,他为什么会在那里。但即刻意识到这不好解释。


  “我不记得了。“他耸了耸肩。


  Peter点点头,“是的……好吧,你以后慢慢想。”


  “现在我可以出去跟别人说蜘蛛侠救了我,太酷了。”


  “是啊,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好运气,”Peter说,多谢诚实的Peter一五一十告诉他这些,现在Harry有个可以出去到处炫耀的好故事了。


  钝痛的眩晕感仍然停留在大脑皮层里。Harry家里十分低调,楼顶公寓宁静得出乎意料——虽然电视就在隔壁的房间里,稳定单调的播报声絮絮地透过厨房的墙传来。Peter也一样,他只是低头涂鸦笔记,所做最剧烈的运动就是揉着下巴沉思。


  如果在两年前,Harry才不会如此从容。他回到纽约后的几个月内极其想见Peter,让他朋友知道他昨晚历经了什么真是件灾难。不过在某种程度上,Harry庆幸他之前从没鼓起勇气问为什么Peter和他疏远了,那可就一点都不浪漫了。


  即便如此,Harry从来没有向他亲爱的朋友吐露心扉,没人想让别人以为自己过得一团糟。不幸的是,这可能就是Harry生命中的意外和蜘蛛侠来救他的原因。



  ***



  他们的交谈过后没多久,Peter就回家了。Harry没说什么,他坐回了客厅的沙发上以便更舒适的休息。


  这真是尴尬极了,蜘蛛侠目睹了他愚蠢的醉态。惊喜个鬼。


  他还没打算在逃生出口结束他的生命,他知道他一定看见他倚在栏杆上,摇摇摆摆艰难地向上爬升,假如失去平衡就会摔下五楼,这事实很清晰。


  另一件清晰的事实是他当时心情不佳,他是个22岁的傀儡CEO,连个关心他的家人都没有,他是父母没有爱情的产物,清醒的时候倒没什么,醉酒后这种感觉却潮水一样尖叫着袭来。


  并没让他意志消沉——那于事无补。他只是变得有点沉默寡言。


  他俯下身。威士忌让他错觉自己是个灵敏到不会坠落的体操运动员。他看着街道,感到重心正在偏移,正处于重力失控的边缘。所以他又一次这么做了,想着“这感觉真是太棒了”,这就是他想要的。


  他想回身结果做不到了——蜘蛛侠拉他回来,粘湿的丝拖着他的肩膀向后把他向上拉。他起初并不知道,然后一抬头就看见了屋顶上凝视着他的英雄。即使透过面罩,Harry也能感受到他在担心。他突然觉得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孤独,没有人,不是这个陌生人甚至也不是他最好的朋友,了解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


  一天后他蜷缩在沙发上,这种感觉骤然减少了。即便尴尬极了,他还是觉得自己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蜘蛛侠认识他,有那么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和城市的英雄密不可分。



  ***



  又来了。Harry真的又被蜘蛛侠救了一次。


  这是在火灾事故的几星期后,本来是个普通的早晨,签签文件,告诉Felicia给他订到日本出差的航班,跟那群老东西冷淡地谈谈Anima计划——最新的科技项目。


  他乘电梯到主楼层,中途电梯为一个高高瘦瘦无疑是帝国州立大学的学生停在三楼。有很多人在他公司实习,Peter也是其中之一,所以Harry在电梯门合上前下意识瞥了一眼,如他所料,哪里都看不到他。


  不管怎样,反正午餐时他会看见他的。Harry还没详细告诉他那天夜里发生了什么,好在Peter也没提起。开始他有点希望Peter会说,尽管他现在已经想起来了。好吧他想远了,这点小事真浪费时间。


  抛开这些不提,Peter依然是最了解Harry的人。他们曾在他家沙发上过过几夜,谈起他们父亲的问题,偶尔Harry也抱怨繁忙的工作,尽管有克制,有时候还是难免牵扯隐私。Harry很不好受,所以后来他们渐渐就不谈了,他宁愿自己看起来需要很好地调整。


  他的目标是会议室。他走进去。


  Felicia已经坐在她的位置上,准备好便条簿和笔,Harry的“保姆”也一样——Gayle Byrnes,包括Harry在内公认比谁都更了解Oscorp运行状况的COO[1]。他们坐在彼此旁边,一直如此,虽然Harry不太乐意。不过这可不是最糟糕的个人问题——每个人都觉得Harry应该从他的位置上被赶下来,Byrnes还算好,不是那种老古板,可Donald Menken就完全不一样了。开个会就活脱像是法庭审讯。


  全员到齐,议程通过,会议开始。


  “Harry,你已经读过那份报告了,”Alistair Smythe说,“蜘蛛机器人已经准备试验,他们被认为很安全,现在我们需要你和道德规范委员会的许可。”


  “Stephen和我谈过了,”转向负责人,“通过了。”


  “好的,”Alistair说。


  “签字……”Byrnes提醒道。


  “哦对,书面工作,我签了字。”


  “给我的那份签了吗?”Alistair问。


  糟糕,他忘记了。


  “是的,他签了,在我这里,”Felicia把一个文件夹顺着桌子推过去,Harry如释重负,第一次感觉如此良好。Felicia总是帮他收尾,替他保全尊严,Byrnes就不这样,估计觉得对她来说不值得。


  “我们该谈谈财政问题了,”Alistair说,“我们需要为试验建立三个单独蜘蛛机器人,好了解他们如何合作,要花费大约210万,不包括其他费用比如设施、员工等等。”


  Harry知道这个——他实际上在财政这方面很懂行,而且知道Oscorp都把它们花哪了。


  “我认为210万足够了,但这取决于你选择什么设备,如果能直接在这里做试验那就最好不过了。”


  “可能会很棘手,但我了解到,NASA[2]的已经——”


  Harry身后的门打开了。每个人都抬起头惊讶地想看那是谁。


  “你来这干什么?”Alistair问。


  Harry转身,看到了Mark Raxton。一名曾参与蜘蛛机器人项目的前Oscorp员工。他是机器人外壳涂料的发明者之一,两个星期前他被解雇了,现在正面临私自出售该项目的指控。


  “讨回公道,Alistair,就这么简单。”Raxton回答。


  没人敢吭声,因为他做了些难以置信的事情——他的全身包括衣服都坚硬闪光如金子——和蜘蛛合金机器人的一模一样。那材料把他从头到脚覆盖,即使在Oscorp这景象也够惊人。


  “别担心,”Raxton说,他的声音在偌大的会议室里听起来就像回荡在铁罐里,“我只是为Alistair而来。”


  “你是来杀我的吗?”Alistair惊叫,Harry认为这简直是废话——很显然——但他猜这种感觉肯定不大好受。


  Raxton点头。


  “Mark,拜托,我们会——我们会补偿,如果你需要钱,我可以给——”


  “太晚了。”



  当一切发生的时候,Harry正悄悄按下桌下的应急按钮,如果安全部的蠢蛋们正在岗位上,很快他们就会带来援兵。


  Raxton停止了语言拉锯战,他扑向Alistair,把Byrnes和Harry从他们的座位上撞了下来,感觉不太好,Harry感觉他的肾上腺素一阵暴增,他承认那力量太强大了,他和Byrnes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脆弱。


  Harry撑起身,手下惊慌的喊声充满了他的耳朵。Alistair夺路而逃冲向对面的办公室,Raxton紧追不放,凶恶的金属甲肢喷出短焰。


  房间里的人作鸟兽散,Harry和他们一起。他慌忙向下俯瞰走道,Raxton和Alistair仍然在视线范围内,Harry突然灵光一现,他拨开混乱的人群,决定做点比乱跑更有用的事情。Raxton不是冲着他去的,所以他可以尽量偷偷摸摸的。


  “Harry!”Felicia在喊他,他无视了她,扫了一眼四下的环境——门,盆栽植物,长椅,都不是藏身的好地方。


  Alistair正冲往另一个大厅,消失在Harry的视野里。他知道大厅尽头有另一个紧急出口。


  他身后响起越来越响的脚步声,是两个保安从他身边经过,其一是Heather。


  他们举枪瞄准了Raxton,然而没法射击,有太多的人和不明真相的参观者沿着走廊乱窜。


  Raxton进了隔壁大厅,Alistair已经跑下去了。Harry此刻试图寻找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——如果Alistair已经通过紧急出口逃走了,Raxton就会毫不犹豫地回大厅来,他可不希望无辜惨死。


  他跑向Oscorp主厅,在他面前他看见Byrnes和另一名安保人员。


  “别着急!”那保安高喊着穿过走廊跑向大厅墙上的一个小金属盒,输入一串代码,程序启动了。


  “那是什么?”Harry问Byrnes。


  突然,天花板上的喷洒器打开了。


  “那儿!”Byrnes向上指了指。


  Raxton发出愤怒的咆哮。


  “还有这!”


  Harry扫视大厅,看见了Raxton。他身上的火焰正变成蒸汽,要不是情况这么危急,他搞不好会笑。事实上Byrnes已经开始笑了。


  Raxton愈加愤怒,他开始毁坏大厅里的一切——他抓起一把椅子丢向一边,有意无意击飞了一个人。


  Harry和Byrnes立刻决定不能继续下去了。他们匆匆经过最近最安全的出口(潮湿的地板让他真伤脑筋),他们没法再回去了,下一个出口在大厅里。


  一对夫妇在Harry身后身受重伤,他一直顾着回头看,这让他放慢脚步,而Raxton越来越近了,同时Byrnes早就跑到前面去了。


  又一次重击,Harry忍不住再次回头,Raxton已经砸碎橱窗举起了一座雕塑,就扔向Harry。


  Harry低头躲避,它落地离他无比近,水都溅到了他膝盖上。


  Raxton在怒吼,Harry慌忙爬起来发疯似的想要逃脱。他在大厅里。


  大厅是长方形的,天花板约有十层楼高,对边过道有出口,北门一支特警队正挡在惊慌失措的人群前方。这只让Harry稍微安心了一点。Raxton离他就几英尺远了,他得靠着自己的腿。没有人会选在他没离开前开枪,他急向转弯,十步之后他听到了尖锐的枪声,本能地捂起耳朵。




  译者注:


  [1]COO:首席运营官。

  [2]NASA: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。

评论(5)
热度(54)
© 蜂蜜柚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