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俩站着。清醒着,沉默着,以那种清醒地做梦的人特有的姿势交换僵硬的拥抱。起先几乎是胆怯的,胳膊战战兢兢靠近彼此的肩;后来,某阵风吹过凝固的街心,把两片早凋的枯叶结合翻卷在了一起。没有声息,没有笑容,连抚慰也还不像,而是两个肩并着肩走向死亡的存在强装矜持的告别;在分离以前,肉体依附着对方的肉体,呼吸连接着对方的鼻息,两个灵魂相遇的喁喁低语,两颗灿烂天体的最后火花,高昂曲调即将完结的终章,心知肚明因此不必提及的细节。脚底下撒满弹片,好像白天下过雪。不用说你一定想得起来。歌唱啦,纸笔啦,壁炉啦,空杯子啦。火苗窜到一人来高,影子在天花板上舞蹈,思想相互引导着,唇舌间绽放出崇高的激辩,苦艾酒液沿着赭红的桌腿流淌。随之流走的还有很多……倒影,时间,希望,失望,绝望,彷徨,毅力,决断,勇气。那种说不出多骇人的东西编织网,蒙昧的黑暗盘踞在正中央,于是他们像以前有现在依然如故的许许多多场牺牲一样,前仆后继,飞蛾扑火。义无反顾跳上去,粘住,满怀信心,热情饱满,等候着。因逝去前瞻仰过苍穹的星光而喜悦,因嗅闻过理想花朵的芬芳而欣慰,不知疲倦为何物……雄鹰和天鹅拥抱过彼此,紧接着翅膀张开,向着翱翔坠落。

评论
热度(17)
© 蜂蜜柚 | Powered by LOFTER